当水位上升:马来西亚气候变迁的故事

艾迪拉(Aidila Razak)和阿鲁达斯(Arulldass Sinnappan)2022年8月29日

巴生谷于2021年12月发生毁灭性水灾。影像 / 《当今大马》摄影记者慕克里兹(Mukhriz Hazim)

对成千上万的大马人而言,气候变迁已留下了毁灭的痕迹。这就是他们的故事。

气候变迁确实正在发生。

1969年至2009年,马来西亚半岛的平均地表温度上升了1.1摄氏度,沙巴及砂拉越则分别上升1.2和0.6摄氏度。简而言之,天气越来越热。

以巴生谷为例,大马气象局属下气象站所收集到的数据显示,每年气温逾32摄氏度的天数不断增加。1971年时,只有176天,即大约半年的天数超过32摄氏度,但2020年时已有80%的天数超过32摄氏度。

根据国家水利科学研究院(Nahrim)的模拟计算,国内平均温度预计将在本世纪末提高2摄氏度。

但是,这跟你我有什么关系?

广告
当今大马标识

以下图表显示气象站所收集到的气温数据。

请搜寻你的地点,查看最靠近你所在地区的气温变化。

下雨,水灾和恐惧下的生活

2021年12月巴生谷大水灾后隔天早上,巴生马拉维花园的居民拍下自己住家被水淹没的情景。
2021年12月巴生谷大水灾发生后的隔天早上,住家仍被淹没。

年迈的巴拉达曼(Parathaman Muthu)和他患有重病的妻子,在巴生马拉维花园(Taman Melawis)一间单层排屋相依为命已经数十年。当洪水涌入他们家时,巴拉达曼的妻子只能无助哭泣。

他们的旧住宅区位于河旁,常有小水灾,但这次水灾却非比寻常。当水位来到巴拉达曼的腰际,他知道逃难已刻不容缓。

“我们不能只坐等救援。我收拾重要文件,就带着妻子一起逃离家园。”

60多岁的巴拉达曼身型瘦小,他当晚冒着雨,背着妻子走了一公里至临近的油站,等待救援。

巴拉达曼。摄影:艾迪拉
2021年12月大水灾后,巴拉达曼希望建造梯级,防范洪水未来再度侵入屋子。

这对苦命夫妻只是当时数千大水灾黎之一。

当天,巴生谷短短一天的雨量,就相当于往常一个月的雨量,这使得所有排水系统超荷。其中,巴生情况最为严重,水利灌溉局估计,巴生于2021年12月17日的降雨量高达316.5毫米,比全国平均月雨量还高。

但是,这跟气候变迁和气温上升有何关系?

+1.9°C ~ 2.1°C 热气导致水体蒸发量增加1当重而潮湿的空气冷却,就会降下大雨2气温升高如何导致暴雨+14% ~ 25%

气候变迁下,未来的雨量究竟会提高多少?

国家水利科学研究院预测,大马部分区域的降雨量将于21世纪末提高23.6%,而雨势也会越来越大。比起上世纪70年代的类似雨天,三小时的降雨量提高了29%。

这意味着现有的基本设施已不胜负荷。国内部分地区,下大雨的天数也不断增加。

举例,在上世纪60年代,巴生谷只有3天出现超过50毫米的降雨量,但去年已提高至20天。当雨量集中在短短二至四小时内降下,难免出现闪电水灾。

创伤和贫穷

李乔(Joe Lee,音译)同样住在马拉维花园。他相信,当地不断的发展和气候变迁带来暴雨问题,而当地60年代所兴建的排水系统早已不胜负荷。

他直言,他的邻居多数是老人而且收入不高,水灾的恐惧势必压垮他们。

他指出,他通常可以逃过水劫,因为他已花钱垫高了自己房子的地基。但大水灾当晚,水位高涨超过睡床高度,危及他年老虚弱的母亲。不但如此,当时竟然有只蟒蛇随着洪水漂到屋前,使他必须分力防止蟒蛇进屋。

虽然水灾过去的多个月,但他依然心有余悸,每回下雨,他就会彻夜难眠,不时起身查看。

有一次,他在睡梦中隐然听到雨声而惊醒,急忙往后窗望去,却发现根本没有下雨。

“我听到的是‘幽灵雨’。”

一些野生动物随着洪水抵达住宅区,使巴拉维花园居民逃生时更加险象环生。影像:马拉维居民提供

创伤往往是气候变迁灾难下无法计算的成本。

无论如何,英国环境署的研究显示,若一个人长期曝露在暴风雨和水灾风险下,罹患忧郁症的风险将提高50%。

研究也发现,水灾更多打击着低收入家庭,他们在屡次水灾后,没钱买保险,或没资源重建家园。

莎玛拉花光积蓄来装修位于巴生大红花花园的住家。摄影:艾迪拉
莎玛拉花光积蓄来装修位于巴生大红花花园的住家。

53岁的莎玛拉(Shamala Devi)这辈子都住在巴拉维花园毗邻的玫瑰花园(Taman Bunga Ros)。房子是妈妈留给她的,而她向来投入不少金钱在防洪装修之上。

她指着门槛和梯级说,“若我们有余钱,就会用来防洪,避免洪水流进来。”

厨房门的2个木板是最新的装置,但一尺高的木板却妨碍了进出,使人走动不方便。

无论如何,去年12月来袭的洪水还是跨过门槛和梯级,像迷你瀑布般涌进她家。

2021年12月,洪水涌进莎玛拉位于巴生玫瑰花园的住家。影像:莎玛拉提供

当晚,莎玛拉跟丈夫女儿原本想要一起外出求援。

“但当时伸手不见五指,而且很安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的丈夫就说,好吧,我们回家吧!在短短几分钟内,屋内的水位就有半公尺高了。”

如今,当地居民每天都会检查潮汐水位。一旦同时有涨潮和大雨,居民就彻夜难眠。

“我会发信息询问闸门管理员,问他闸门是否开着。如果关着,几时会开?然后我就会等到雨停才敢睡觉。”

2021年12月,水淹莎玛拉住家时,她的丈夫尝试抢救遭洪水冲走的冰箱。摄影:莎玛拉
2021年12月,水淹莎玛拉住家时,她的丈夫尝试抢救遭洪水冲走的冰箱。

当海水位上升

国家水利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预测,气候变迁会导致巴生海岸和岛屿村庄淹没在水下。气候变迁的另一个后果是海平面上升,这会加剧这些沿海地区的水灾问题。

当暴雨跟涨潮同时,相关住宅区就会变成巨大的游池,因为潮汐闸门会关上防止海水倒灌,但这也意味洪水无法流出大海。

水变热时会膨胀,导致体积增加原因1原因2滞留的热能也会导致冰盖融化赤道附近的海平面上升比起其他地方更为显着冰盖冰山为何海平面会上升滞留的气体导致热能无法从地球散溢滞留的气体

根据国家水利科学研究院的模型计算,在最坏情况下,大马的海水位将在本世纪末上升0.74公尺,即每年11毫米。如果没有缓解措施,许多低洼地区势必将淹没。

巴生沿海的直落昂(Teluk Gong)就是预计将在2100年淹没的地方之一。53岁的姆斯米娜(Musminah Saiman)已住在直落昂已有半个世纪,她在受访时伤感地表示,当地优美不再。

海平面上升触发巴生沿海地区和岛屿水灾的预测情况

巴生谷地图
Maximum sea level rise in year 2040.
2040
Maximum sea level rise in year 2060.
2060
Maximum sea level rise in year 2080.
2080
Maximum sea level rise in year 2100.
2100

2.00米

Illustration of the maximum sea level rise in year 2080.

2.85米

资料来源:国家水利科学研究院。

姆斯米娜的姐姐住在她隔壁。《当今大马》记者登门采访时,两间屋子之间放着一堆泥土,那是他们花1000令吉所购买,希望能垫高屋子地基,防止洪水侵入房子。

她们的弟弟过去住在屋子的另一边。虽然他以前也采用垫高屋子地基的手法防灾,但多次水灾后,他最后决定搬走。他的姐姐们则因为经济拮据无法搬走。

姆斯米娜表示:“当我想到12月(水灾)的灾害,我不相信我们能把一切洗干净,然后继续住在这里。当时,我真想用拖拉机把整间屋子拆掉。”

毁坏的稻田和粮食安全

海水位上涨深深着威胁瓜拉吉打沿海的稻田。影像:慕克里兹

51岁的依占哈山(Izham Hassan)深深感受到气候变迁的经济冲击。

2016年时,海平面上升摧毁瓜拉吉打22个农民的农田,而依占哈山是受害者之一。当年,他们蒙受超过50万令吉的损失。

“即使经过这么多年的种稻季节,产量仍然很差,因为土壤还有盐水。”

他在甘榜巴当卡兰(Kampung Padang Garam)受访时,要求政府补偿受灾的农民,而如今虽然已过6年,但政府仍未提供他们任何的协助。

依占哈山。摄影:慕克里滋
依占哈山家族几代人种稻多年,2016年时,海水倒灌进入稻田的问题首次发生。

依占哈山与4个孩子住在稻田旁,是家里的第四代稻农。2016年时,海水倒灌进入稻田的问题首次发生。

尽管有关当局已在2020年兴建长堤,但农民依然担心悲剧重演,因为该长堤仅由石头堆砌而成,海水依然得以渗透进来。

42岁的马哈亚尼(Marhayani K Rahim)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他拥有16弗隆(furlongs)的稻田,但在2016年海水倒灌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收成。

“我们为每弗隆投资1000令吉,并在5个弗隆种稻,结果没有任何产量。接下来的4个种稻季节也是零产量。”

马哈亚尼。摄影:慕克里兹
海水倒灌后,马哈亚尼的稻田连续4个种植季都无法收成,因为盐水已渗进土壤。

气候变迁下,农民往往首当其冲,毕竟农耕依赖可靠的天气模式。 除了海盐水渗入,暴风雨和干旱也会导致他们蒙受数十万令吉的农作物损失。

干旱也严重冲击大马重要水稻种植地,即吉打和玻璃市平原, 它会将酸性和有毒铁质释放到土壤中,并减少水稻产量。

多项研究显示,气温和雨量变化会降低三分之一的产量。

更糟糕的是,一项针对稻农的调查显示,如果气候变迁的问题没有改善,大多数稻农无意继续耕种。

马来西亚目前的稻米产量只足以满足70%的国内需求,令吉汇率下挫也推高入口米价格,加剧国内粮食安全问题,进而影响所有大马人。

气候紧急状态

为了阻止海水倒灌,政府于2020年在瓜拉吉兴建长堤,虽然成效不错但造价不菲,而且它并非一劳永逸之计。

直落昂也有个类似的长堤,但去年无法阻止海水淹没当地村庄。雪州政府也正耗资超过2000万令吉,在马拉维花园和玫瑰花园一带开展治水计划。

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表示,颁布气候紧急状态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以在巴生和其他沿海地区推动更多的治水项目。

“有人担心这很花钱,但我们不需要一次完成。举例,我们需重新思考巴生的排水和灌溉系统。”

国家水利科学研究院预计,当气候变迁引发海水位上升,巴生将有面积如5600个足球场大的地区会被淹没,当中多数是巴生港口的工业区。

除了居民的困境,查尔斯也提醒政府考量水灾会带来的经济冲击,包括巴生港口的工业区。

他指出,去年12月时,水灾导致微晶片无法运入巴生港口,导致出口至美国的汽车制造业务受影响。

他补充,一旦巴生港口有问题,更多厂商会转移到新加坡。

巴生港口于2022年4月同时遇上涨潮和大雨,因而爆发大水灾。摄影:查尔斯提供
​​ 巴生港口于2022年4月同时遇上涨潮和大雨,因而爆发大水灾。

查尔斯表示,直落昂的工厂业者告诉他,即使没下雨,涨潮也会导致他们的工厂淹水,例如他们在过去半年里就淹水两次,水位高达3尺。

“虽然海水位上升的预测在纸面上看起来很温和,但海水位上升的速度也取决于冰山融化的速度。因此,政府必须更积极地行动。”

无论如何,环境部长端依布拉欣曾表示,目前无需颁布气候紧急状态。

他不讳言,气候变迁会引发更多水灾,但政府已拟定长短期计划,以应对气候变迁和水灾带来的冲击。

他补充,大马也承诺采取措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当政策决策者仍在辩论是否颁布气候紧急状态时,马拉维的居民已不得不筹款,希望购买充气橡皮艇,以应对今年可能再度出现的大水灾。

姆斯米娜姐妹。摄影:艾迪拉
姆斯米娜姐妹位于直落昂的屋子时常遭遇水灾,因此要花钱把堆高屋子地基。

姆斯米娜姐妹则继续彻夜难眠,担心另一场灾难的来临。

“这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土地。 无论创伤多大,我们都不能搬。”

分享

制作团队

《当今大马》新闻实验室为你带来这篇报道。2022年8月29日刊登 。本篇报道获得隶属欧盟的大马Internews国际记者培训机构资金援助。本篇报道内容并不反映欧盟观点。此报道也获得Mapbox地图数据平台支持。

企划协调人
艾迪拉(Aidila Razak)
资料研究与作者
艾迪拉和阿鲁达斯(Arulldass Sinnappan)
设计及编程
汤经田、黄俊南与李龙辉
摄影与影像
慕克里兹(Mukhriz Hazim)
插画
沙里曼(Syariman Badrulzaman)及汤经田
翻译
黄俊南
顾问
郑丽云(生态与气候联盟)
Kini News Lab logo background
intro当今新闻实验室
当今新闻实验室是一个专注于视觉和数据新闻的团队。
logo
当今新闻实验室
当今新闻实验室是一个专注于视觉和数据新闻的团队。
喜欢我们的作品?
你可打赏支持我们未来的企划。
支持独立媒体
支持独立媒体,订阅《当今大马》。三个月只需60令吉,或每年200令吉。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