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分析

决战2020沙巴州选

2020年7月29日,巫统领袖慕沙阿曼发动政变,策反执政党的州议员与官委议员,试图推翻民兴党、希盟与民统党组成的沙巴州政府。

但民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并未坐以待毙,反而解散州议会,通过选举与慕沙阿曼决一死战。

这次的沙巴州选在9月12日提名,9月26日投票。

沙巴州选战火已燃,各路势力击鼓进军

沙菲益

民兴党主席
沙菲益原属巫统。他在2016年另起炉灶成立民兴党。在本届沙巴州选,民兴党、希盟和沙巴民统党组成“民兴党+”联盟。沙菲益将要通过闪电州选,证明民兴党的实力。

马迪奥斯

民统党主席
马迪奥斯在第14届大选后率党脱离国阵,当时即面对党内的反对声浪。现下,马迪奥斯必须通过州选,向党员证明当初的决定正确。同时,民统党也必须证明,脱离国阵后也能走出一条生路,并为“民兴党+”联盟拿下非穆斯林土著议席。

哈兹兹诺

土著团结党沙巴州主席
哈兹兹诺在第14届大选后从巫统跳槽至土著团结党。他得证明团结党有能耐在沙巴立足,甚至取代巫统,好让他在胜选后能当上沙巴首长。然而,在团结党和巫统共组联邦政府的情况下,哈兹兹诺的处境显得有些尴尬。

邦莫达

巫统沙巴州主席

邦莫达是巫统的候任沙巴州长人选。第14届大选后,沙巴巫统几乎所有州议员退党,遭遇重挫。本次州选,邦莫达肩负重振巫统门楣的大任。作为沙巴国阵的老大哥,他必须确保国阵所赢得的议席,比土著团结党为首国盟更多,才能避免国盟在沙巴取代国阵的地位。

慕沙阿曼

前沙巴首长
慕沙阿曼先后在2018年大选与最近的政变中,两次与首长职位失之交臂。曾经风光一时的他,更在本届州选中惨遭巫统除名,无缘上阵。

麦西慕

沙巴团结党主席
沙巴团结党曾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执政沙巴多年。该党在第14届大选后退出国阵,但在喜来登政变中却支持慕尤丁成立联邦政府。令人意外的是,沙巴团结党要在州选用自家党徽独立出战。麦西慕目前正在养病,但党领袖认为无阻他领军出战州选。

杰菲里

沙巴国家团结党主席
虽然资源有限,杰菲里却能够在根地咬建立一方势力。不少人认为,杰菲里曾协助慕沙阿曼发动政变。“杰家军”将在国盟旗帜下竞选,虽然只是个小党,但就影响力却不容小觑。

选民分布

沙巴是个多元族群与文化的州属,州内约有42个族群。本次州选,共有112万名选民有资格投票。

从政治角度而言,主要族群可分为两大类,即穆斯林土著和非穆斯林土著。

穆斯林土著包括巴瑶族(Bajau)、武吉斯族(Bugis)、苏禄族(Suluk)和汶莱马来人(Orang Melayu Brunei)等。非穆斯林土著则包括卡达山族(Kadazan)、杜顺族(Dusun)和姆律族(Murut)。

但在现实生活中,像沙巴这种族群文化如此多元的州属,各族文化界线有时很含糊,特定族群未必只信奉单一宗教。

穆斯林土著主要生活在沿海地区,而非穆斯林土著则集中在中部,尤其是内陆地区。

华裔则集中在沙巴三大城市——亚庇、山打根和斗湖。至于城市周边的半城乡则是混合选区。

群雄逐鹿

这次的沙巴州选,主要有三股参战势力。

Warisan
Upko
Pakatan Harapan

首先,执政党是由民兴党(Warisan)、民统党(Upko)和希盟所组成的“民兴党+”联盟。希盟中的行动党与诚信党将利用民兴党旗帜上阵,至于希盟另一成员党公正党,及民统党,则分别使用自家旗帜上阵。

尽管在选前议席谈判不拢,“民兴党+”最终都能达成协议,确保没有重叠议席。

他们的对手是执政联邦的国民同盟(国盟),国阵和沙巴团结党(PBS)。在本届州选,三方采用各自的党徽上阵。

Perikatan Nasional
Barisan Nasional
PBS

在沙巴国盟政党则计有土著团结党、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和国阵前成员党——沙巴进步党(SAPP)。巫统、马华和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则属于国阵。至于沙巴团结党(PBS)则以自家党旗上阵。

随着首相兼国盟主席慕尤丁无法说服所有政党统一使用国盟旗帜出征,他宣布,三方组成沙巴人民阵线(沙民阵)。

不过,尽管慕尤丁在选前努力尝试调解,沙民阵仍然出现议席重叠的局面,涉及的议席多达17个。

此外,沙巴还有多个小党,如沙巴自民党(LDP)、沙巴人民希望党(PHRS)与爱沙党(PCS),还有不少独立人士,但相信他们的选举影响力有限。

各路势力将在三条战线开战。

沿海战线

过去数十年,以穆斯林为主的沿海选区都是巫统的堡垒。

但在第14届大选,民兴党打破巫统垄断,赢下不少沿海选区。巫统原本就准备在这些选区与民兴党的“重赛”,但在另一方面,巫统的分支——土著团结党也要攻打许多巫统的传统选区。

巫统与土著团结党最终达成协议,避开议席重叠。

看回沙巴州选历史,得海岸线者得沙巴,谁能赢得最多的沿海选区,就最有机会执政沙巴。

内陆战线

在第14届大选,国阵凭着沙巴团结党(PBS)和民统党(Upko),拿下不少在中部内陆的非穆斯林土著选区。

然而,两党如今都已退出国阵。民统党与民兴党结盟,而沙巴团结党则准备以自家党旗单打独斗,但仍与国阵和国盟合作。

这也意味着,原本同属一阵营的两个前国阵成员党,在沙巴内陆选区中硬碰硬。

隶属国盟的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和属于国阵的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也希望通过这次的闪电州选,扩大他们在内陆的势力。然而,他们不满沙巴团结党(PBS)也选择在部分选区上阵,影响他们的胜算。

城市战线

民兴党将依靠行动党,以守住亚庇、山打根和斗湖的城市华裔选区。

行动党于第14届大选,在这些城市区大胜对手马华、自民党(LDP)和民政党。

至于行动党的希盟盟友公正党,则在亚庇周边的混合选区有一定的势力。希盟另一成员党诚信党则在沙巴缺乏深耕,目前仍未成气候。

从沙巴到布城

沙巴州选的成绩将左右国家未来的政治版图。

这场州选也将重新定义巫统和土著团结党,乃至国盟和国阵,以及民兴党和希盟之间的关系。

在闪电大选传言炽热之际,各政党可能将检视沙巴州选成绩,以重新思考彼此在第15届大选的合作关系。

若民兴党胜选,沙菲益的声望就会攀高,以作为在野党的候任首相人选。

沙巴已在2016年完成选区重划,从60个州选区增至73个,但直到2019年才宪报生效。

13个新增选区主要是从国阵选区划分出来,但鉴于沙巴政局自上届大选后就变化不断,难以判断谁将胜出这13个新选区。

《当今大马》新闻实验室
致力协助您了解沙巴选举。

此《今分析》制作时间超过100个小时。
Nigel Aw
Sean Ho
Lee Long Hui
Syariman Badrulzaman
Wahyudi Mohd Yunus
Wong Kai Hui
欢迎关注我们沙巴州选采访团队的报道
Kow Gah Chie
Ng Xiang Yi
Alyaa Alhadjri
M Fakhrull Halim
Geraldine Tong
Azneal Ishak
Mandy Leong

如果您觉得此《今分析》有所帮助

请资助我们,或者订阅《当今大马》,好让我们能继续推出更多不同的作品。

订阅《当今大马》